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港 > 养生

随身带个侏罗纪 百八十四章 蚯蚓也有名堂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2:24

随身带个侏罗纪 百八十四章 蚯蚓也有名堂

一大早,林保国就跑到蔬菜大棚那了,看着几只咆哮的老虎,一脸的无奈:“小飞,你给我出来,都给你说了,我们会去抓那个顾栓成的,你怎么又自己动手了?你把人扔派出所也不交待一声,你就不怕把人折腾死了?”

喊了半天,才见黑子从房子里走出来:“林所长,飞哥昨夜就走了,他和嫂子去省城卖牛黄去了,这会儿都不在的,你说的事儿肯定不是他干的。他昨晚上和我们说完事儿,就收拾了东西带着嫂子走了,这会儿估计都到省城了。”

林保国气急败坏:“不是他才怪,我就想不到除了他还能有这能耐。你根本不知道,他还把人在水里泡的湿淋淋的,捆成粽子堵着嘴扔所里的角落里,等天亮我们发现人都快冻死了……这混小子,还会制造不在场证据了这是?能耐大了啊!”

黑子一听就乐了,这还真像是燕飞的手段,不过昨晚上他可是燕飞和徐小燕姑娘走的,想半天也没想明白燕飞是怎么又跑到后坊村,把人绑出来再送到派出所的。

此刻只能安慰林大所长:“林所长,飞哥真是昨晚上走的,不是他干的。我们场里都有人证明,你算算时间,昨晚他赶到市里就得做火车了,上了火车还能飞到后坊村去抓人吗?也可能是有人打抱不平是吧?你不能把什么事儿都往我们飞哥身上推啊?”

林所长连人也见不到,有气也是没处撒,扭头就走:“回来我再找他算账,估计到那些村里人还没发现,发现了我们还得应付他们……”

这会儿燕飞已经抱着姑娘在火车上坐了一夜,到了省城了——至于昨晚上的事儿,燕飞那是肯定是不认的。车厢里的人可以作证,除了他刚上火车的时候,上了一会儿厕所,蹲的时间稍微长了那么一点点之外,其他时间可都是在抱着姑娘说话。

从火车上下来,徐小燕姑娘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燕飞赶忙把包放下,对她道:“再拿一件衣服出来吧!省城的天比咱们家里还冷点呢!”

姑娘紧了紧衣服,原地蹦了几下,朗声道:“没事儿,本来就穿得厚,就是刚下车不适应。一会儿走两步就好了。我现在可是大力士,怕什么!”

说着两手一提,就把一个大袋子提起来,再提起一个小袋子,给燕飞示意道:“快走吧!”

看她确实没事儿,燕飞也提起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和姑娘一起朝外边走去。

出了火车站燕飞还想找出租车呢!结果出租车一看这两人和搬家似的,要加钱,姑娘一个不乐意,干脆又去坐公交车去了。

除了姑娘的行李铺盖,还有燕飞带的干蚯蚓两袋子——养了这么久,加上山谷里的产出,终于凑够了一大一小两袋子可以来卖了。

当然还有牛黄,加上其他的乱七八糟的吃的用的都有,比如蜂蜜之类的

随身带个侏罗纪  百八十四章 蚯蚓也有名堂

。说他们两人是搬家的一点都不为过——上个公交车那司机看着这两人都直乐,以为这是一对来省城打工的小夫妻呢!

就算连姑娘也是隐藏的大力士,扛着东西上楼也是累的脸都红了。

东西放下两人一起简单打扫了一下这个租来的小窝,又做了点吃的,吃完两个人就提着袋子出门了。

到了楼下,找了个给王久明打了个。一接通燕飞就挺不好意思的:“王师兄,有点事儿想找你咨询下,我过年的时候养牛场出了一块牛黄,想问问你有什么地方收没有?”

“牛黄?”王久明的声音还是又大又热情。“多大一块儿的?”

“有一斤多点吧!”

“一斤多的天然牛黄,好小子,你这是要发达吧!我看号码你来省城了?就在学校附近吗?”

“是啊!”

“正好我这会儿没事儿!你说你在哪儿,等着我去找你。”

燕飞说了地址,没一会儿王久明就开着车到了,燕飞给他介绍了一下自己媳妇儿,就拿出了牛黄让王久明看。

“好家伙!可真不小!这东西我不懂,还得再找个人看看。”王久明拿着牛黄看来看去,两人还以为他挺懂的,结果说出的话让两人一阵失望。“不过你们别怕,我不懂我能找到懂的,你们跟我一起过去找个人,让他帮忙肯定行。”

上车的时候王久明看到他们的两个袋子:“你们这带的是什么东西?”

“干蚯蚓!”燕飞喜滋滋地。“养了这么久了,总算可以拿来卖钱了。对了,有一小袋里面有不少是我养出来的大个头,你给看看这样的是好的还是坏的?”

这个王久明倒是懂,一看就惊讶了:“这个大的是特殊品种吗?”

一边说着还拿出来一根干蚯蚓,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燕飞胡扯道:“什么特殊品种?我也不知道。这是我收的我们那里当地的野生蚯蚓,我按照师兄你给的资料,反正就那么乱七八糟的养着,结果越养越大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还怕这大的别人不愿意要,特意装了一小袋子来看看。那一大袋子里面的小的是开始的,后来这就有个头比以前的大了。这样的也行吧?都是一个品种,就是个头大了点。”

“肯定行,大了怎么就不行了?”王久明一拍大腿,一脸的痛心:“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怎么都给晒干了啊?这要是好好养,说不定就培育出来了一个新品种了,现在咱们国内专业养殖的蚯蚓都是七十年代从岛国引进的蚯蚓品种,你这要是养成了,还卖什么干蚯蚓啊?你直接卖蚯蚓种就行了。”

“那我那里还有呢!等以后我把小的挑出来,只养大的,是不是就形成品种了?”燕飞问道。

“也没那么简单,关键是得看稳定性好不好,这个挺复杂的,我一时半会儿给你说不清。来你先给我讲讲,这个蚯蚓种你是怎么收的,你们当地是不是就有这种蚯蚓,还是经过杂交无意中生长出来的?”王久明听说他那里还有,就放心了,开始问他蚯蚓种的来源。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收费贵么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手术价格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收费贵吗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收费标准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收费情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