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港 > 育儿

弃风限电问题萦绕不去风电盼南下舒困

发布时间:2019-07-12 21:53:11

弃风限电问题萦绕不去 风电盼南下舒困

风电的跑马圈地还在进行中,但尴尬的通道栓塞,仍然萦绕不去。

即便是盛夏7月,内蒙古通辽的北风仍然呼啸而来。华能奴古斯台风电场风机叶片迎风转动,场面壮观,可相当多的风机,仍处于停机状态。

内蒙古4200公里的边境线,迎接着从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吹来的劲风,这让内蒙古成为全国风资源为丰富的地区。十米高度的风能资源总量是8.98亿千瓦,技术可开发的量1.5亿千瓦,占中国技术可开发利用的量是50%,居全国之首。

经过数十年的快速发展,巨大的风机和塔筒,遍及各个盟市,已经成为草原的又一景观。而内蒙古的风电装机和发电量,也早已成为。但风电并和利用的窘迫,仍难以解决。

风电的尴尬

位于内蒙古东部地区的通辽市,风电场的装机规模达到了397.83万千瓦,占到了地区总装机容量的一半。目前包括华能、国华、大唐、华电等电力巨头在内的11家企业在此建了31个风电场。

而这些风电场,正遭遇了不同程度的限电弃风。根据2013年的数据,通辽地区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少的只有1800小时,多的也只能达到2300小时,长期在盈亏平衡点上运行。而大量弃风的主要原因,是通辽地区的用电负荷太小,通辽地区负荷185万千瓦。过去数年,仅靠辽宁和吉林省的通辽市,虽然也积极引入项目来消纳电量,但存量的火电机组以及迅猛增长的风电装机,让引入项目相形见绌。

例如,通辽地区属于铝产业基地,具备大工业用电条件,国通辽供电公司积极配合地方政府开展大工业直购电尝试,经国家发改委的批准,对适用大工业用电条件的企业,给予大工业直购电电价,这样每千瓦时可以便宜1毛钱左右,促进电力的消纳。另一方面,则是试点风电供热来解决电能的消纳,这必须由通辽市政府牵头,鼓励集中供热的厂商使用电锅炉的方式供热,实现风电替换火电。

这是一个尴尬的现状。华能奴古斯台风电场的负责人张国军告诉经济观察报,因为需求侧的薄弱,风电往往是替补的角色。一般来说,风场的盈亏平衡点基本上就在1700、1800小时(平均利用小时数)左右。现在通辽地区的风场大部分都是保本、稍微盈利的状态。

而通辽供电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对于通辽地区的风电,送出通道有5条,主要送往辽宁电和吉林电,送出容量220万千瓦。受稳定计算的要求以及架结构的影响,只允许送出这么多,加上通辽地区就地消纳的185万千瓦,共400万千瓦,而通辽地区风电和火电的总装机,是这个容量的两倍。这样,风电场和电厂全年的运行时间,就只能运行一半。不管怎么样测算,都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通辽风电的现状,是整个内蒙古地区的代表。风电为尴尬的时节是冬季。这时候风力为强劲,是发电的黄金季节。但往往风越大,限电也严重。因为火电同时要满足城市冬季供暖,在火电和风电同时争夺上机会的时候,当然是牺牲风电,以保火电上。在限电高峰时,有些地方甚至是拿维稳的大帽子来压。

内蒙古这个风电大区矛盾交织。一方面是强风袭来,发电迎来时机;一方面则是大量风机闲置晒太阳,晾强风。内蒙古电力系统的一位人士说,这与发展风电的初衷恰好相悖。

消纳难题

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兴安盟、赤峰、通辽等地,地广人稀,工业基础薄弱,呼伦贝尔市和兴安盟,两个盟市的总用电量,都不及中国东部发达地区一个县的用电量。虽然用电量小,但是因为地域面积大,电的运营和管理成本很高。所以,从国家电内蒙古东部电力有限公司成立以来,电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

国家电蒙东公司发策部主任李淑锋告诉经济观察报,即使是从远期来看,依靠蒙东地区发展工业,逐步增加电量的消纳,也是不现实的。在蒙东地区,分布着呼伦贝尔大草原和大兴安岭林区,是中国重要的绿色屏障,这样的定位,决定了当地工业经济增长的空间有限。

而在国家电内部,对蒙东电的定位,则明确为电力外送型公司。在呼伦贝尔,由于大型煤电基地的开发,电源发展却正在加速,呼伦贝尔煤电基地,将来可以承载庞大的装机量,华能已经成立了呼伦贝尔公司,为今后的电源点建设布局。

对于风电的投资与建设还在继续,今年打算再投资100万千瓦。按照国家的计划,蒙东地区在2020年要达到2000万千瓦,这么大规模的电力装机,依靠自我消纳当然不行,跨区域输电是必然选择。

呼伦贝尔电力外送方向,主要是辽宁。2008年,国家电公司东北华北联高岭背靠背工程在辽宁葫芦岛绥中县正式竣工,并投入商业运行,使东北电与华北电实现直流互联。而这条通道,也为保证京津塘电、特别是首都电安全,加上了一道保险。几年的实践来看,只要开展跨区输送,让华北电接纳蒙东的电量,能明显提升蒙东的风电消纳比例。

但这样的跨区域输电通道还是太少了,高岭通道像独木桥一样,凭借窄窄的一条通路,难以输送电力的千军万马。

李淑锋说,从实际发展看,东北地区的经济仍处于低谷,辽宁省是整个东北地区的用电中心,去年用电量增幅只有5%左右,今年上半年基本上是零增长。当下,不光是蒙东地区窝电,就连东北地区自己的发电装机,都存在窝电现象。

蒙东地区庞大的风电,在东北这个电力市场上,已经很难找到消纳空间。但是风能利用却还有发展的空间。在整个蒙东地区,国家电仍然储备了一些基础建设,如果通道打开,能源送出去,立马可以开工建设。

让风电南下

对此,国能源研究院开出的药方是:将风电、光伏发电以及火电打捆外送到华北、华中、华东等负荷中心消纳。

国能源研究院的研究成果表明,2020年,风电跨省跨区输送,与在省范围内的消纳相比,可提升一倍以上的消纳规模。其中,跨省区外送风电,应该超过六省区风电开发规模的2/3以上。在风电大规模接入的同时,通过跨区域输电,将消纳市场扩充到华北、华中、华东,弃风比例控制在5%的合理范围之内。

在内蒙古电力外送通道滞后的背景下,风电和火电均面临外送困局。内蒙古电力协会风电分会秘书长李建春曾建议,既然国家这么重视风电,就应该实行配额制。全国二十八九个省市都在搞风电,配额制能保障风力发电能盈亏平衡,确保干风电不赔钱,为风电尽可能创造外送机会。

据此,李建春建议,火力发电企业应按18%的比例配额风力发电,年风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以2000小时起步;没有火电企业的风电企业,可以比照此办法和额度,允许其他火电企业有偿实现相应的配额比例。同时,在外送电量中,按50%的比例配额风力发电量。而在全社会中,风电上电量应该逐年上升,到2015年力争达到或超过20%。

实际上,内蒙古的风电弃风现象,是全国风电进入瓶颈期的一个缩影。作为国家规划的两大风电基地,内蒙古的焦虑代表性。以节能减排为出发点,风电开发跑马圈地仍在继续。空转的风机叶片不应只是壮观的风景,如何有效利用将是更大的课题。

从全国的电力供求格局来看,与内蒙古毗邻的东北、华北、西北地区,都是未来内蒙古电力消纳的大市场,华北、华东和华中地区,作为能源输入型的地区,应该成为未来内蒙古风电输送的大市场。而国家电公司正在实施的电能替代方案,也是计划实现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的能源消费新模式,提高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

对于跨区域输电,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牛东晓认为,无论从经济性方面还是环保方面分析,均具有可行性。牛东晓说,例如京津冀是接受外来电力比重比较大的地区,十二五期末,北京地区需从区外受电超过1330万千瓦,受电比例约为60%;天津地区需从区外受电超过300万千瓦,受电比例约为30%。这一地区恰恰又是近年来雾霾污染高发地区。

实行电从远方来的跨区域输电,既能满足当地能源需求,又能缓解环境压力,一举两得,牛东晓说,随着坚强智能电的发展,内蒙古地区的光伏发电、风电等新能源也将得到有效利用。

辽源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安徽IMCC医院哪家好
昌江外科医院哪家好
无锡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