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港 > 育儿

牧仙志 第四百零六章 没有三楼

发布时间:2019-12-05 05:44:07

牧仙志 第四百零六章 没有三楼

道牧忽然顿悟,生命之力若真是平和无害,那她怎么跟死亡之力搏斗,分庭抗礼。

生命之力润物细无声,她能以你想象不到的方式,存在于时空各处。死亡之力简单粗暴,就如同字面意思,几乎看得见,甚至摸得着,毁灭消亡也无处不在。

生命之力与死亡之力的相互交融,分开混沌

,阴阳交泰,生死之间才有命!

通常情况下,生死平和,同存纠缠,在任何事物上都发发生着,无时不刻都在博弈着。

这一座阁楼本就勾动天地,牧天牧地牧苍生,苍生反馈与牧力,那皆是旺盛的生命之力。

以前,阁楼的主人还在,她吸收消耗当量的牧力,自是不会有任何异样。如今久无人息,无人打理,阁楼本为死物,牧力超量之后,开始显像吞噬阁楼。

缘何祝织山那块石头没有被腐蚀?

石头不生不死,不属生命显像,亦不属死亡景象。这座木制阁楼则不一样,材质本就属于树木,结果被人类砍伐失去生命转为死。

生命之力的显像就是生命古星,就是浩瀚大地。树木本就从土里生出,也会腐朽回到土里去。

这个简单的自然法则,核心的生命法则,无时不刻都在人们眼皮底下发生,可是大家早就习以为常。

长霉、腐败、长菌、成泥等等现象,原来不是死亡作祟,而是生命轮回。长霉、腐败、长菌、成泥等等现象,被人们厌恶,被人们关注,就如同金乌越是黑暗,光明越是耀眼。

难怪,难怪,老爹牧苍常常讲得证牧道正果者,牧星不在话下,牧宇也不是不可能。

世界真是奇妙……

道牧想通了,透彻了,兴高采烈,停下煅造仙基。心锤化作决刀,道牧在心灵世界舞刀,习的是那苍决的基础。

升龙凤翎,乱砍一刀切,再到现在的苍决,道牧总觉它们不分品阶高地,道牧强则强,弱则弱,升龙凤翎为群战,乱砍一刀切斩实,苍决斩虚。

武动升龙凤翎能够让道牧对乱砍一刀切和苍决有更加深刻的了解,习练乱砍一刀切能够让道牧的身体更加协调,操作入微,不浪费一分牧力,将本身力量发挥到。

苍决有招有式,每一个步骤怎样的姿势,多少成力道,斩那个角度,捻什么剑诀,念什么咒,全都明明白白,讲得一清二楚。

苍决的繁杂远超升龙凤翎和乱砍一刀切的总和,难怪当初就只传出苍决中的反击式。

道牧忽然明白自己能够用那几个浅薄的招式,还是得益于灭心牧剑曾经用道牧的身体来施展,道牧曾经有特意跟穆山学过反击式。

道牧沉浸武刀进入忘我状态,外界仙光瑞霭充满空间,又散不出去,聚如一盘宇宙,璀璨炫目。

原来,道牧在心灵世界中武动的决刀,就是那刀灵幻化。决刀在颤抖欢吟,仙缕道衣鼓气,龙皮金丝黑披风震展,覆盖在阿萌身上。

正是时,昏暗的心灵世界闪过两道灵光,一道黑,一道白,像是一条黑龙与一条白龙纠缠。

叮,道牧左手弹刀,声波如潮,瞬间铺满整个心灵世界。一黑一白两道灵光本是如鱼得水,一下子变得缓慢。

“苍决,慧心一击!”道牧原地挥刀,似那利刃划水,船桨撩湖。那一刹,灵光感受到威胁,竟一起合力而动。

“轰隆!”一声雷鸣,灵光断尾,主体挣脱游离,阳光充斥整个心灵世界。

一黑一白的断尾在阳光中消散,道牧身体剧震,猛地睁开眼睛,血色星眸阳光灿烂。

他嘴巴喏喏在动,呢喃着非人的话语。像是仙声,像是梵音,听见铜磬夹杂木鱼被淹没在鼓瑟琴箫之中。

道牧拿出蕴树盆景,放在面前。双手自然垂落,倏然闭上双眸,又进入修行状态。

心灵世界大变样,道牧脚踏实地,面前是梯子,抬头仰望是白绒绒的苍巅云海。道牧心念才动,心灵世界的决刀幻化成心锤。

登上天梯,来到尽头,苍巅云海还是那么高。好像登不登天梯丝毫没有区别,道牧一心一念,高举心锤,仙气自凝锤下,毫不犹豫挥落,仙气有了些许凝实。

一锤一锤落下,浑如打铁,反复捶打仙气,从无到有,从有到型。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块青黑的台阶形成。它是那么与众不同,就如那通往山巅的石路。没了新生的白芒,只有沉着的清幽。

而其他台阶晶莹剔透,闪耀着仙光,垂缕着瑞霭,光彩绚烂。连道牧本人都感受到其与众不同,这一块青黑的台阶足以顶替以前所有之和。

道牧退后一个台阶,毫不犹豫挥落心锤,将原本已经锤炼成型的台阶打爆。轰隆,仙气爆泄,瑞霭如潮,充基墙壁,竟有咚咚的细微声响。

当道牧重铸十一个台阶之后,脑海中竟然展开一副画面。就像是当初金乌展翅一样,道牧意识飘飘然出肉身,又像是苍天之眼,藏在云海之中,俯瞰云厌山。

云厌山那么多云,浓雾弥漫,却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名称,云厌山。

因为厌恶,所以侵蚀?

还是说云厌山已经不是这副景象,那个时候真的是天高地厚,无云无雾?

思绪之间,道牧以为自己是金乌形态,下意识扇动双翅。当道牧反应过来,道牧已经俯冲而下,真如按金乌一般,在高空遨游,在低空拂掠,将整个云厌山仙境浏览个遍。

“差不多了。”道牧心念才动,真个就振翅回身。

当道牧俯冲而下,直冲阁楼。他总算看见自己与阿萌,原来他与阿萌在那阁楼的顶端那一个暗金色的圆顶。

“若天雷劈落,那是怎生一副场景?”道牧才看那一根长长的金属棒插在圆顶上,意识已经回归本体。

噫!

心锤没有间断锤炼仙基,这并没有让道牧惊讶半分。倒是此时此刻,道牧将整个阁楼的一切了然在心,看得通通透透,阁楼就是他,他就是阁楼。

原来,并没有什么三楼!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好吗
小孩厌食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