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麦考林遭遇3次集体诉讼股价暴跌仅是过度包

2018-11-30 19:20:44

麦考林遭遇3次集体诉讼股价暴跌 仅是过度包装之过?

10月,麦考林成功上市。仅1个多月以后,麦考林遭遇了三次集体诉讼和股价暴跌。中投集团分析师李玮栋说,“麦考林上市后遭遇的一系列问题,让当当和优酷,以及将来可能上市的京东商城和凡客诚品减少了遭遇同样问题的机会。”

麦考林此次出现问题,是投资人主导的错误,还是过度包装?

在深圳举办的第二届清华大学中国创业者训练营上,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来自创投界、学术界和企业界的人士。

科陆电子董事长饶陆华:

包装是“善意的谎言”

科陆电子的老总饶陆华闯荡江湖时,借了2万块钱,加上打工时的积累,在航空大厦租了一个豪华的套房,买了一辆二手宝马,靠了一个公司名头,有一个熟人装作是员工。

于是,商场中原始的包装开始了。饶陆华把它称为“善意的谎言”,“单生意做了36万元,生意伙伴相信我,生意也就做成了。现在我们是一家中小板上市企业。”

深圳市科陆电子成立于1996年,2000年12月引入投资,2007年3月份在深圳中小板上市。

很多人关注到,科陆从引入投资到上市,中间有7年之久。每到一个场合,饶陆华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现在投资者比较希望公司3~4年内上市,多5年,但是你们历经7年。怎么处理好与投资方的关系?”

饶陆华的答复是:包装。他认为,包装可以让更多的人更好地认识你,重要的是让投资者赚到钱。

探路者董事长盛发强:

资本逐利是正常现象

2005年以前,探路者主要是用自己的钱去滚动,也有银行贷款。盛发强说,“你要相信,银行贷款只会锦上添花,从来不会雪中送炭”。

2005年,探路者有计划做公众公司时,作为共同创业者的盛发强妻子王静退出公司经营管理层。

同年,盛发强通过朋友参加一次风投的年会,很多明星亮相,包括红杉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我那时才发现,世界上还有这么一群人做这样的傻事。”

参加了很多风投年会以后,很多风投开始主动找到盛发强和他的探路者。后来,盛发强选择了力鼎。

近力鼎在减持股份,盛发强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资本是逐利的。一个公司经过努力,上市以后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出现,而这时,人们要做的是给企业一个宽松的发展环境。

业内人士对于盛发强及他的探路者的印象是务实。根据与投资人接触的经历,盛发强对于风投界的普遍观点提出了质疑。

在风投圈,有先选赛道,再看选手的理论,但盛发强认为:行业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每每见到创业公司,风投的句话是“请描述一下你们的核心竞争力”。关于核心竞争力的传说,盛发强反问:核心竞争力真的存在吗?也许那只是你比别人做得更投入一点点。

风投界需要经得起推敲的商业计划书,但盛发强认为,商业计划是渐进的过程,经得起推敲的商业计划书就是不靠谱。

风投界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关注的是优质团队。但盛发强认为,初创阶段经常是一个人说了算,不能有太多的思想。

东方元鼎合伙人付淼:

麦考林事件不排除“做空”可能

东方元鼎合伙人付淼认为,麦考林遭遇集体诉讼主要是市场机制的问题。在中国,上市公司主要由证监会来监管;而在美国,上市公司主要是靠市场来监管。美国上市公司怕的就是集体诉讼,因为集体诉讼赔偿金额非常巨大,律师可以拿到20%~30%的份额。所以,在美国,有很多律师专门给股东做集体诉讼,他们挖空心思地找上市公司的毛病,这比来自政府机构监管的主观能动性积极多了。

另一方面,麦考林股价下跌不排除做空机制,有一些机构抓住某个不合适的地方,先做空,然后散布消息,引诱股价下跌,它们从中谋利。

付淼说,在投资圈,红杉资本的沈南鹏是个行家,华尔街认他。在过去的合作中,大家并没有觉得沈南鹏的投资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当然也不排除沈南鹏带过去那么多家企业,有那么一家两家有问题,这是证券市场的一个正常现象。

让企业在内地上市是红杉资本的短板,而在海外上市则是它优势。在沈南鹏的带领下,已经成功上市的企业有如家、分众传媒、易居中国、弘成教育、人和商业、岩浆数码、好耶、一茶一坐、匹克体育、诺康制药、焦点科技、高德软件、麦考林、中国利农、天津新高地、诺亚财富、乡村基等,12月份还有另一家企业将上市。

富鑫国际合伙人周迎旭:

投资人控股麦考林是特殊案例

对于资本过度包装问题,富鑫国际投资公司合伙人周迎旭个问题是:到底什么是过度包装?是否是过度包装?终是谁在过度包装?

周迎旭说,大家要知道,投资人与创业者永远是合作伙伴,刚开始结婚时,就是奔着天长地久去的,而不是一结婚就想着分手。待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有问题出现后,有人会说是投资人的问题,而实际上,也有很多创业型公司骗了投资人的钱。投资人或者投资机构投了很多钱到一个公司,不能保证那笔钱一定会有回报,那时,应该由谁来承担?

对于红杉资本与麦考林之间的合作细节,周迎旭表示不太清楚。但他认为,投资人控股这个细节让麦考林的案例很特殊,不知道是红杉资本的基金还是沈南鹏个人的钱。

当当、优酷在纽交所上市,现在看来行情很好,其实麦当林当时的行情也不错。周迎旭说,这主要是因为现在很多投资者盲目乐观,而且美国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和对中国经济发展的看好,让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估值很高。随之出现的问题,是市场反映的问题,而不是上市公司的问题。因为上市以后,股价不受上市公司的控制。

同创伟业董事长郑伟鹤:

新浪也曾遭遇诉讼

郑伟鹤投资的乐视之前成功在创业板上市。郑伟鹤自己也知道,乐视的上市在业内颇受争议。“我是一个感性的投资人,我不在乎我的投资对象有无学历。乐视的创始人学历很低,甚至做过煤老板。我一直认为,乐视现在颇受争议,并不表示它不是一家好公司,也不表示它的未来不美好,就像是现在的麦考林,现在不是定论的时机。”

郑伟鹤,很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都曾遭遇过集体诉讼。

2005年,新浪曾经遭遇集体诉讼,主要原因是投资者看不懂新浪的赢利模式。

2010年5月,在阿里巴巴召开的2010年全球股东大会上,股东们对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表示了他们的“愤怒”,并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来质疑其所走的商业模式。股东质疑,受阿里巴巴集团资金支持的淘宝和支付宝两家企业为什么不注入上市公司?阿里巴巴所走的B2B模式未来会不会过时?给高管卫哲的薪酬是否过高?这一系列问题都将矛头直指马云的商业模式。

酷6借力华友世纪成功上市,也曾被冠以“信息披露有假”的帽子。

所以说,麦考林现在遇到的问题,大家都曾遇到过。

天使投资人麦刚:

并不是所有的VC都靠谱

让麦刚一直不理解的是,创业型企业会以发布会的形式告诉大家他们企业融到资金了。麦刚说,企业发展过程中,融资是重要一步,但不是目标。创业公司找投资应该有一个时机选择的问题,尽可能让自己的现金流持平。不要让企业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因为并不是所有的VC都是靠谱的。

“初创型公司都在卖自己的梦想。”在麦刚看来,今天的中国,包括未来的2~3年,还看不到美国那样真正的VC,大部分的VC需要业绩,他们等不了太多的时间,因为他们要给出钱者展示业绩。但在中国,有太多的因素制约了VC的发展。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关注B2C领域,而实际上,很多B2C公司都在赔钱。以后要想做成B2C成功案例,一定要有很强的融资能力。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朱岩:

包装不应掩盖瑕疵

在资本市场越来越完善的背景下,投资者越来越多。而且,多数投资者的眼睛是雪亮的。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朱岩认为,企业希望通过掩饰来获取发展,显然是不现实的。

朱岩说,所谓的包装是什么,就是让投资者有一个合理的期望,是管理期望而不是掩盖瑕疵。现在很多做法是掩盖瑕疵,这是没有意义的。

如果是管理大家的期望,就会让投资者知道企业现在可能正在某些事情上描绘更为广阔的蓝图。这时,投资者肯定也知道你在包装,你在讲一件并不现实的事情。但是作为企业而言,他就会说,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了,这是我的梦想,我希望做到这样。比如说探路者,创始人盛发强会说,我希望每个人都用探路者去登山,这是一个梦想,能不能实现?不一定能够实现,但是这是一个梦想。

朱岩认为,麦考林是现实和上业务的结合,可以说不是纯粹的电子商务。但是某种程度上,它确实是对传统商务的一种改变,那么我们就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平安证券总裁薛荣年:

行业股“摔”的概率大

2010年对于深圳,对于平安证券有限公司总裁薛荣年来说是一个特殊年。

2010年,深交所成立20年,内地证券市场成立20年,同时创业板成立1周年。证券市场是一个新兴市场,很多人在这个新兴市场里投入了十分的激情。

薛荣年认为,小行业前5名,大行业的前15名都可以成功上市。投资家纺行业股罗兰家纺、装饰行业股金螳螂等6家行业股的薛荣年认为,行业股作为个吃螃蟹的人,机会比较大,但同时,“摔”的概率也比较大。麦考林作为中国B2C概念股,遭遇了阵痛。

中投集团分析师李玮栋:

沈南鹏看的是麦考林的未来

在中投集团分析师李玮栋来看,麦考林不能算是一家百分百的电子商务公司。

他认为,在美国有诉讼很正常,而事情的定论如何,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不是下定论的时候。本质原因是,国外资本市场对中国企业的状况或者特色不是特别了解。而企业本身,在信息披露或者解读方面没有做到非常好,导致一些问题出现。

“如果有一天凡客诚品、京东商城上市以后,可能不会遇到麦考林这样多的问题。而刚刚成功登上纽交所的当当可能也不会遇到像麦考林这样多的问题。”李玮栋说。

“上市不是企业的终点。现在麦考林遇到这样的问题,不能就说‘麦考林是一家不好的公司’,包括投资人,他们更看重的是麦考林未来的前景。毕竟麦考林现在有一个比较好的品牌,线下也有比较好的络,未来还会通过整体架构去促进它的业务,比如说增加产品的品类,或者增加其他的渠道,改善供应链。可能麦考林现在还没有做到很好,但现在毕竟遇到了难得的中国企业上市的时间窗口,企业要赶上这个机会。上市不是企业的终点,未来还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李玮栋说,中国在美上市公司遭遇集体诉讼并不罕见。截至2009年底,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中国企业有52家,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的有124家,在美国证交所上市的有8家,在OTC上市的有100家,在这总计284家企业中,有25家遭遇过集体诉讼,而被诉的主要原因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信息披露违规。

其中,着名的有史玉柱执掌的巨人络和江南春执掌的分众传媒。当年,两家公司都曾因遭遇美国投资者集体诉讼而导致股价暴跌。

金相切割机
星力游戏代理
移动屏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