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港 > 旅游

曾华倩希望不被观众忘记新剧一场戏呕四五次工

发布时间:2019-01-10 18:28:20

  曾华倩希望不被观众忘记新剧一场戏呕四五次

  曾华倩享受工作,享受人生

  由郭晋安、郭羡妮、曾华倩、马国明、郭政鸿主演的《古灵精探》已在本周一于无线翡翠台播出,曾华倩在剧中扮演郭晋安的姐姐于子晴。昨天,曾华倩在接受《羊城晚报》专访时表示,自己目前的状态是“享受工作、享受人生”,对于复出拍剧并没有太大压力。

  [她们一起回娘家]

  上世纪80年代TVB走红的花旦是谁?陈玉莲、曾华倩、周海媚是电视迷心中的人选之一。继曾华倩之后,陈玉莲、周海媚近日也回归无线拍摄剧集《盗亦有道》和《学警狙击》。

  曾华倩

  年龄:42岁(1965年8月6日出生)

  与TVB缘分:1983年无线艺员训练班第1

  2期毕业,被誉为“无线四大美人”,拍过《新扎师兄1988》等经典剧集,与梁朝伟的一段情更是世人皆知。1990年被亚视以“高薪”挖走。《胜者为王》是上世纪90年代初亚视收视的剧集,一度超过21点。后来离开亚视,以“自由身”在1996年为无线拍了灌缝胶一部《前世冤家》。2006年底正式回归无线我不稀罕。

  周海媚

  年龄:41岁(1966年12月6日出生)

  与TVB缘分:周海媚1985年参选香港小姐,同年进入艺员训练班学习。首部担纲做女主角的是与万梓良合演《流氓大亨》,从此受到TVB力捧。1989年与黎明合作的一部《义不容情》更是创下香港及东南亚地区的收视纪录。1997年的无线台庆剧《天地豪情》将周海媚的戏份缩短,终让周海媚在1998年离开无线。同年拍摄的王晶剧集《纵横四海》雨水管,在亚视播出后

,帮助亚视少有地在收视率上压倒无线。

  陈玉莲

  年龄:47岁(1960年3月25日出生)

  与TVB缘分:刚中学毕业的陈玉莲在1977年加入无线艺员培训班。陈玉莲气质优雅,上世纪80年代拍了一系列古装武侠剧,其中又以和刘德华合作的《神雕侠侣》为经典,她也因此被人称为“小龙女”。陈玉莲1992年宣布退出演艺圈,从事慈善工作并偶尔主持电台节目。2007年下半年,陈玉莲重返TVB拍摄《盗亦有道》,与刘松仁、马德钟等搭档。

  谈新剧:一场戏呕了四五次

  羊城晚报:谈谈《古》剧里的角色吧,喜欢吗?

  曾:戏里我是个心地善良、把一切都看得很美好的女人,从小和弟弟于子朗(郭晋安饰)相依为命,两人感情很好,弟弟保护和照顾我,简直就像爸爸一样。我挺喜欢这个角色的,因为很轻松。

  羊城晚报:戏中有

  感情线吗?

  曾:有,和郭政鸿,他暗恋我,但我不喜欢他,不过当他做了很多让我感动的事之后就接受他了。我和他一开始是一段“地下情”,因为他怕我弟弟不喜欢他。

  羊城晚报:哪场戏拍得辛苦?

  曾:有次在拍戏前一天我吃错了东西,得了急性肠胃炎,但是我不想因为我的病而拖累整个剧组的进度,所以咬牙坚持拍了。那真空镀膜机是一场被人绑架的戏,我有很多动作镜头,拉拉扯扯的,我非常非常的不舒服,导演一喊CUT我就跑到旁边吐,足足吐了四五次……

  谈感情:还没遇到有感觉的人

  羊城晚报:每天要接送儿子上学吗(曾华倩与前夫育有一子,现已9岁)?

  曾:我不工作时会尽量和他在一起。说实话,男孩子会黏妈妈多久呢?趁他还愿意黏我,我多花些时间在他身上。小朋友长得很快,如果错过了这个阶段,我会觉得是个遗憾。

  羊城晚报:拍剧后会有不少绯闻传出来,比如和马国明(还有周刊说是郭政鸿),你介意吗?

  曾:没什么好介意的,娱乐圈就是这样,如果不是太有伤害性,就当作是笑话。我可以说的是我现在还是一个人。

  羊城晚报:会不会因为离婚的经历,而且带着个小朋友,所以抗拒新感情?

  曾:没有抗拒,我的态度是随缘。“凑仔”和工作都很费时间和精神,我根本没有去想这方面的事,没有怎么去认识别的人(笑)。至于择偶对象,我现在不去设定什么框架,只要大家有感觉就行———不过目前还没遇到一个让我有感觉的。

  谈复出:事业已过了“搏杀期”

  羊城晚报:为什么选择在2006年底复出拍剧呢?

  曾: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一个时机问题。之前一直有人游说我,包括内地一些公司,但是我对剧本比较挑剔,一直没答应。刚好2006年TVB来找我,我觉得《古》剧的本子不错,况且监制张乾文和主角郭晋安都是老熟人。非常奇妙的是,郭晋安部做男主角的电视剧《嬴单传奇》就是和我合作的,那时我和他演一对情侣,现在竟然演姐弟,我们开玩笑说下一次我可能得演他的妈妈了。

  羊城晚报:十年没拍剧,会不会有点不习惯?

  曾:上一次拍剧是1996年的《前世冤家》,拍《古灵精探》是在2006年底,中间隔了十年。不过拍摄时我并没有感到不习惯,因为我一直没有脱离娱乐圈,之前在电台当主持,也在一些影视作品里客串过,所以拍摄时没什么太特别的感觉。

  羊城晚报:会不会对这部剧有特别的期待?

  曾:其实我把这部剧当作是场热身,因此没有背负太大的压力。我当初选择它,是因为剧本够轻松,同剧的演员也多,压力不全在我一人身上。我只希望观众喜欢我的表演,没有忘记我。

  羊城晚报:和你同时期出道的邓萃雯,现在还是电视圈一线女主角,而你只是做男主角的“姐姐”,会不会有点失落?

  曾:不会看自己走过的路,我的心态很放松。雯女一直在电视圈工作,这一点我没法比。况且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同,别人有的东西,我可能没有;可是我有的东西,别人也未必会有,我不需要和别人比较,总之自己做得开心就好了。在这个阶段,我已经过了“搏杀期”,不需要像年轻时那样每天为了拍剧而拍剧,我选择我喜欢的戏来拍,我也需要时间做工作以外的事,比如照顾小朋友。

  羊城晚报:你很满意现在的状态?

  曾:对,我现在是享受工作、享受人生。我现在是把儿子放在生活的位。

家用静音汽油发电机
西安轻便摩托车生产厂家
电热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