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华西模式争议

2019-01-29 12:21:06

华西模式争议

熊毅 江阴、上海报道

3月22日,江苏华西村为病逝的老书记吴仁宝举行了追掉会。

吴仁宝和华西村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成为“全国典型”,他治下的华西村创造了令人炫目的财富历史,但也“名满天下,谤亦随之”。

“别苛求华西村,他仅仅是一个村级行政单位。而吴仁宝在世期间,能把一个村落建设成如今的华西村,能够带领村民一起致富,人均年收入8.8万元,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江苏省一供职于组织部的不具名人士对《华夏时报》说。

事实上,因为吴仁宝的离去,连日来华西村内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媒体蜂拥而来、花圈挽联纷至沓来,那些老华西人为老村长的离世而悲痛不已,而一部分30岁上下的年轻人在惋惜的同时,开始盼望华西村能够出现一些新变化。

而近日在接受采访时,继任者四子吴协恩表示,华西村将继续实行现今的“华西模式”,继续坚持“共同富裕”的理念。

坚持集体经济模式不变

“华西村有两点将不会改变,其一是坚持集体经济道路不会改变,其二是坚持老百姓共同富裕的道路不会改变。”3月20日,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在召开的发布会上称。

此前,作为新的华西村掌门——吴仁宝四子、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也对媒体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共同富裕的集体经济是华西村成功的法宝,是老书记吴仁宝留给我们的好办法,这个原则必须坚持。”

孙海燕介绍说:“2012年,华西村年销售收入达524.5亿元、上缴国家税收8.59亿元、村民人均收入8.8万元,为华西村的持续辉煌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而吴协恩,是否有能力带领华西村“持续辉煌”?

2003年,吴协恩担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后,让“华西村的发展变得复杂起来”,“因为华西村走的这条路,自西方工业革命以来,没有那个国家发生过,也没有那个国家的农民能做到吴仁宝那样。”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叶克林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温铁军早前对华西村调研后曾称赞,吴协恩“领导能力非常强”。

除此之外,华西村的发展在温铁军的眼里,还有两个特点。个特点,是以本村的资源为条件进行工商业开发;第二点,叫做小村优势。当年华西村进入工商业开发的时候,只有600口人(如今华西中心村人口约1500人)。小村优势有一个特点,它在很多冒风险的决策上比较容易达成一致,大多数进入工业化的村都具有小村优势特点。也就是说在工业化初期,人口一般都不到一千。

然而按照这一逻辑,华西村未来参与决策的力量将会越来越多。在延续吴仁宝时代的华西村发展模式上,华西村也将面临更多的变化与冲击。在3月20日的发布会上,孙海燕称:“未来的发展中,将会有更多的经济形式,这是肯定的。”

华西模式争议

实际上,多年来外界对华西村模式始终褒贬不一。

早前,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曾表示,他不认同“媒体报道华西村时认为它坚持了集体经济,坚持了公有制”这句话。“如果我没有猜错,华西村建设大量利用了集体土地,如果这些建设用地必须通过政府征用为国有,再转让给华西,华西就需要向政府交巨额的土地出让金。全国大部分农村得不到这样的政策。华西发展实际上建立在比其他农村更廉价的土地上。”周天勇说。

更有极端的人士,如此评价华西村发展模式:“按照华西村拿集体的土地与村民的集资开办一个华西大公司(乡镇企业)来说,在改革大潮中,这个村子早早把国家、集体和个人的财富集中起来,办了一个合营公司。当然,这个公司盈利了,并让1500人富裕起来(至少在账面上如此)。可是,我们是不是可以问一句:改革开放以来,全中国有多少国资企业、公私合营企业以及私营企业让无数的中国人富裕起来了?”

华西集团出资人为华西村村委会,是一家集体企业。名义上,华西村村民集体拥有这家公司的股权,但对个人来说,这些股权并非完整的产权,不能转让、不能兑现,只是一种分红权,分红数量、方式、使用范围等各种细节问题,村里都有细密的规定。

华西村的模式,实际上是混杂了私人、集体与国家三者的因素,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更接近当今的那些“国企”。

对于外界的种种质疑,上述组织部人士认为:“国家允许各种经济形式存在,这是当前阶段国内经济发展中对于经济形式的一种探讨。华西模式之所以一度成为样本,是因为这个区域整体致富了,同时贫富差距没有那么大。”

而一位投资公司的孙姓老总认为:华西村是一个时代的符号,并非吴仁宝能够清晰决定其发展模式,只是吴仁宝能清晰地把握住其所在时代的重点,所以就能够带领华西村发展成现在的状况。

但这种状况很难不改变,他的理由是:华西村会有多种经济形式并行发展,特别是私营模式对于华西村的冲击,将会很大;另外,华西村现有的利益群体未必不会发生内部分裂。只要这类状况一旦产生,集体经济发展方式就会受到极大挑战。这个不会是简单的管理模式能够决定的。

而如今在新的农村经济的发展时代,华西村模式或许不能被全国几十万的村级单位借鉴,但吴仁宝给人留下的遗产,是国家应该鼓励基层地方多涌现能带动百姓致富的村长。“基层富了,国家自然就富有。”孙姓老总说。

人脸识别门禁系统
手机电玩城打鱼捕鱼
新贝壳互娱厅房卡
二手叉车个人转让
德玛格空压机
博野县尼龙输送带直销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