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港 > 美食

苍龙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下火海

发布时间:2019-12-05 07:50:05

苍龙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下火海

“董老谬赞了。只是刚好我的肉身之力比你们要强一点罢了。”张宇微微一笑道。

这一关上刀山。张宇可以说是所有人中轻松的。即使是董明忠这等逼近窥阴境的强者都要甘拜下风。

“长江后浪催前浪。前浪被后浪拍在沙滩上。对于小友。老夫算是真心佩服。”董明忠继续夸赞张宇道。

话毕。他便是开始向着张宇靠近。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距离张宇的距离都好似沒有任何变化。好像两人之间相隔着无穷空间一般。

“空间折叠。看來是老夫把这做幻阵想的太简单了。”董明忠一脸苦笑道。

攀登到这个高度。董明忠早已明白幻阵乃是虚实相交。并且拥有着禁锢灵力的怪异规则。但是现在空间折叠的发现。让他明白。自己还是太过小视这座阵法了。

“张宇你继续前进吧。本來老夫还打算过去跟你套套近乎。但是现在还來咱们只能在刀山之巅相见了。”董明忠苦笑着。也是放弃了向着张宇靠近。

张宇见状。也开始继续向上攀登。他距离那终的。已然遥遥在望。

接下來的刀路倾斜度不断增大。已经几近垂直。他每一步迈出之前。都需要找到真实的刀刃。然后脚掌使劲抵着下面的刀刃。双手拉住上面的刀刃才能更近一步。路程变得更加艰险。稍不留神。都有坠落的可能。

张宇身体紧绷。他也不敢大意。万一从这刀山之上坠落。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张宇一点点的向上攀登着。相对于刚开始的时候。他的速度已经慢了一半还多。

慢慢的。那些落后之人也是一个个攀登到六十度位置。望了一眼那好似挂在悬崖之上的张宇。所有人都心生敬畏。

“他娘的。这小子是不是怪物。爬的这么快。”

“那小子叫做张宇是吧。竟然连董老都被落下那么远的距离。”

“诸位道友。好不容易能够说上话了。留下來谈一会儿。着啥子急啊。”

陆续达到六十度位置之人。很多消耗都十分巨大。一个个气喘吁吁的半蹲着。一边交流。一遍迅速恢复着。

不过也有人不甘落后。继续攀登。向前追了起來。

张宇每一步落下。刀刃之上必然会沾染血迹。他的脚掌和手掌早已皮开肉绽。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白骨。但是张宇的目光却更加坚定。

坚持。坚持。在坚持。

张宇心中不断为自己打气。虚弱。疲惫沒有让他望而却步。他要一鼓作气。登上刀山之巅。

顺着那条张宇走过的血路向上看。张宇距离刀山之巅。已经遥遥在望。

“咔嚓。”

一不小心。张宇竟然抓了个空。如果不是将身体左右重量全部挪移到脚掌之上。可能他就直接坠落而下。

饶是如此。也是惊险万分。他脚下的刀刃竟然只坚持了片刻便完全崩碎。不过这已经为张宇赢得宝贵的生机。

再次瞅准一柄刀刃。一把拉住。张宇身子都变得沸腾起來。磅礴的力量爆发出來。他纵身一跃。终于成功登顶刀山之巅。

“呼。呼。”张宇大口大口穿着粗气。望了一眼刀山之下。那些还在不但攀登之人。心中陡然生出一股俾睨天下之意。

纵使是有着诸多窥阴境强者的参与。他。张宇。还是个成功征服刀山。

“快看。那小子竟然到达山巅了。”有人惊呼。所有人目光射向张宇。

就在这时。从刀山之上突然涌出一股力量。将张宇生生禁锢。他的身子好似冻僵了一般。一丝都无法动弹。

张宇心中骇然。还以为是有着危机降临。正准备召唤墨尘。突然一道血色光柱从天而降。笔直的轰入他的身体之中。

发自灵魂的舒爽感觉传來。张宇几欲想大声呻#吟一声。不过终还是强行镇压下那种感觉。

禁锢之力也在这时悄然消失。张宇又重新掌控自己的身躯。沐浴在这股血光之中。张宇只感觉所有疲惫之感瞬间消失

。就连那原本被割裂的伤口也是迅速结痂、愈合。

这股血光之中蕴含的能量极为充沛。不仅将张宇身上所有伤势完全清除。更是不断淬炼着他的经脉、肉身。

“莫非这是登顶山巅的奖励。”张宇脑海之中冒出这么一个想法。觉察出这股血光对于自己有益无害。也是放弃了抵抗。竭尽全力吸收起这道血光之中的精粹能量。

张宇的肉身强度不断增长着。他吞噬这血色能量的速度也是不断加快。

海量的能量冲刷之下。张宇只感觉不论是骨骼还是经脉。甚至就连细胞都变得更加强韧起來。以前他的肉身就已经堪比君级妖兽。现在距离将级妖兽也就只剩一线之隔。

就在张宇准备一鼓作气突破那一层隔膜的时候。沿着血光不断输送的能量戛然而止。就连血光也是迅速收拢。然后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穹之上。

张宇仰起头。望了望天空。不禁有些遗憾。如果再给他一个时辰的时间。张宇有把握就此成就将级妖兽的肉身。

不过他也知道。这股力量跟本就不受他的控制。能够得到这般莫大的好处已经着实不易。起码已经省去他无数苦功。用不了太久。他的肉身之力就能更进一步。

收敛心中的激荡之后。张宇将目光转向了山腰处还在努力攀爬的众人。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越过倾斜为六十度位置。虽然距离山巅更近。可是刀路也是更加险峻。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过张宇也帮不了什么忙。这些人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

董明忠这个时候。也终于攀登到了九十度的垂直位置。他行动起來比张宇还要更加谨慎。生恐自己在这关头功亏一篑。

每一步下脚之前。董明忠总是要再三确认不会出任何差错。终于再次过了一个时辰之后。他也有惊无险的成功登顶。

他正准备盘膝而坐休息一番。又是一道血光从天而降。只不过。这道血光相对于张宇那道缩小了数倍。而且存在时间也缩短不少。在将董明忠伤痕累累的肉身治愈好之后不久。便是消失不见。

即便如此。董明忠也是欣喜不已。

“张宇你刚才”董明珠望向张宇欲言又止。

“咱们都一样。”张宇缓缓开口应道。

不过他并沒有指出董明珠这道血光仅仅是自己简化几十倍的大小。

简短交谈几句之后。张宇和董明忠也是再次望向那几乎都已经达到或者接近九十度垂直位置之人。

这个时候。才是步步惊心。一不小心都有坠落的可能。

许多人因为失血过多。脸上更是苍白如纸。可是已经沒有退路可言。

“啊。”一声惨叫响起。终于有人一时大意。从刀山之上坠落。

在他坠落之时。刀山上所有刀刃仿佛全部化为实质。每一次滚动。都会在他的身上划开许多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一路迸溅。他想要止住自己滚动的身体。可是却发现。胸膛不知何时已经被完全撕裂。内脏倾泻。肠肚直流。

“嘭。”

那坠落之人身子终于停了下來。他仰面朝上。整具肉身之上都插满了断裂的刀刃。满身鲜血淋漓的伤口看起來惨不忍睹。已经死于非命。

这人的死亡如同敲响的丧钟。那还挂在刀山之上诸人。一个个吓得亡魂皆冒。身子不由自主颤抖起來。

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刀山之巅。咬咬牙。他们只能再次冒险向上攀登。

“他是个。但不会是一个。”董明忠看着那逐渐被升腾起的血雾吞沒的尸体。淡淡说道。

“这本就是一条血路。”张宇开口轻声道。

要不是拥有强悍的肉身。张宇现在估计还在那里苦苦挣扎。哪会像现在这般清闲在这里指点江山。他的心中。对于肉身越加重视起來。不管以后进阶有多么困难。他都不会放弃对于肉身的淬炼。

每一个步入九十度垂直的窥阴境强者都变得步步为营。轻易不肯迈入一步。由于在刀刃之上待得时间太长。有些刀刃之上甚至直接会有鲜血往下流淌。

已经只剩下一段距离。很多人已经疲惫不堪。可还是努着吃奶得劲。向上攀登。

终于。第三人开始登顶。第四人登顶……

登顶之后。虽然每一个人享受到的血光奖励程度不一。但起码自己身上受到的那些伤势都会在沐浴血光之后恢复如初。

慢慢的。众人也是发现了一个规律。修为越弱。年龄越小。攀登刀山用时越少的。血光奖励都会越加浓郁。

人们不禁将目光转向的武宗张宇。纷纷猜测起他能够享受到何等奖励。即使沒有亲眼所见。众人能猜到必是一笔骇然的收获。

有人成功登顶。自然也有人不幸坠落。可能因为规则的限制。每一个坠落之人的结局都一样……死亡。

“每一个人能够活下來。都已经用实力证明了自己。接下來。应该就是第二关了。我不知道有什么危险等着我们。但是我们定能安然渡过。诸位。一起并肩前行。”

董明忠话音刚落。所有登顶刀山之人近乎同时向着身前的连接的山脉迈出一步……

衢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武汉市汉口医院预约挂号
烟台治疗早泄方法
汕头包皮过长到哪家医院看好
云南那里治疗妇科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