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夏信息港 > 游戏

重生原始部落 【254】喜迁新居(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15:29:55

重生原始部落 【254】喜迁新居(上)

呱!

呱!

呱!

两只魔鬼蛙轮流对黑爪喷吐舌头,纵使黑爪是二级战士,但蛙类生物在吐舌头时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那完全就是连二级战士都反应不过来的超快爆发力,黑爪根本用眼睛都无法看到舌头喷吐的轨迹,完全是凭自身对攻击的下意识躲避能力来闪躲出魔鬼蛙的攻击。

这样一来赤却是被解放了出来,他对黑爪发起攻击来却是变得更加便利了,因为黑爪此刻不光需要抵挡他的攻击,还得时刻提防那两只魔鬼蛙再突然间对他喷吐舌头。

在这种高强度的战斗状态下,哪怕黑爪是二级战士,却也出现了疏漏,露出了破绽。

赤看的一喜,连忙对着那个破绽就发起了攻击,黑爪完全没有反应的机会,直接就被赤的石矛给捅进了左腹部。

然而因为石矛矛头并不能像骨矛矛头被打磨到格外尖锐的原因,赤这一矛并没有直接贯穿黑爪的腹部,而是卡在了他的身体里。

“嗯!”黑爪遭此重创,当即就有些站不稳,而这时两条魔鬼蛙的舌头也是随之而来,纷纷的射在了黑爪身上。

咻!

黑爪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直接被两头魔鬼蛙给用力的拖走了,那两条粉红色的长舌头就像是锁链一样

重生原始部落  【254】喜迁新居(上)

,在回收的过程当中把黑爪的身体给牢牢束缚起来,卷成一团。

而这样问题就来了,两只魔鬼蛙的舌头都缠住了黑爪,而蛙类生物在舌头射中目标后,会火速的收回,然后将其含入口中,再慢慢咀嚼吞咽。

可是现在两只魔鬼蛙都射中了目标,那这个猎物要怎么分呢?

虽然从小都一起长大,并且还是一母同胞,但这两只魔鬼蛙都没有要互让的意思,直接就在收回舌头的过程当中互相争夺了起来,就像是拔河一样,用力拉扯着黑爪的身体。

只听咔的一声,黑爪还是没能同时承受住两只魔鬼蛙的拉扯力,身体在半空中直接就被拉成了两截,血花四溅。

呱!呱!

两只魔鬼蛙正好一人一半,张开嘴就把黑爪的尸体给咀嚼了起来。

赤见黑爪已死,立马就跑过去帮助虬止他们,在三头黑狼的联合进攻下,虬止和撼天奴身上已是纷纷都挂了彩,好在程度都不是很重,都是一些爪痕伤。

随着赤的加入,虬止和撼天奴二人面临到的压力顿时就小了很多,而战局的优势也是瞬间就来到了赤他们这边。

不多时后,当一头黑狼倒下,看着它那两颗被打爆的眼珠子中流出来的浑浊液体,赤三人终于是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这一次,是他们赢了。

“好险,要不是有这两只蛙过来帮忙……它们应该是我们部落里养的那两只吧?”虬止不太确定的问道。

“应该是。”

“别管这个了,快去把古邦扶过来,我们赶紧回到部落,让巫给你们止血。”赤说道。

虬止点点头,跑过去扶起腹部受伤的古邦,然后一行人便快速离开了此地。

没有人注意到,在此地还留着一个活口……

魔鬼蛙外出本来就是为了找食物的,现在这些黑狼的尸体和黑部落族人的尸体对于它们二蛙来说就是现成的食物,也省得再去其他地方寻找猎物的工夫了。于是乎两只魔鬼蛙就开开心心的在原地进食了起来。

“嗯……嗯……嗯……”敖骨迷迷糊糊的从昏迷当中苏醒过来,他隐隐记得自己在晕倒之前好像被人用什么东西给砸了脸,那东西的威力还不小,直接就把他给打晕了过去。

“呃……”敖骨当即捂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是当他看清楚眼前的情况时,整个人却是瞬间就愣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这是?敖骨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就见两只大青蛙趴在不远处,嘴里还在不停的咬动着什么。

咦?!现在被咬的那个好像是熊暴吧?

敖骨连忙定睛一瞧,这才发现什么好像,那就是熊暴!

“怎么会这样!”敖骨心里顿时就惊了,黑爪呢?虎骨呢?他们去哪里了?在自己昏倒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被自己追杀的人呢?

然而这些问题敖骨并来不及一一去找到答案,当他确认到熊暴正在被吃后,立马就起身朝着森林外面跑了出去,这逃跑的速度是异常之快,察觉到危险时说逃跑就逃跑的做法仿佛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

魔鬼蛙见还有四头黑狼的尸体可以食用,便也懒得再去追敖骨了,这才让他得以逃过一劫。

……

赤这几个人突然间浑身鲜血的从森林里走出回到部落,沈农是完全没有想到的,毕竟这可是足有三位战士之多的小队配置啊,在这片森林里应该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他们吧。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沈农连忙迎上去问道。

赤便把黑部落和追杀的事情告诉给了沈农。

“食人部落?还有这种部落?!”沈农一惊,看来自己还真是孤陋寡闻了,不过眼下明显不是应该关注这个的时候,虬止和撼天奴、古邦等人都受到了一定的体外伤,其中又以古邦腹部的伤口为严重,得赶紧给他冲洗伤口并止住血才行。

好在与泥鳝部落一战后,黄丘部落得到了泥鳝部落收藏储存起来的全部药材,这倒是让黄丘部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需要再担心药材的需求量了。

回到大山洞里拿到几株效果是止血的药材,再回到小山洞里拿出磐用石料给自己制作的石舀,沈农把药材放到石舀里,就快速的用配套的石棒敲砸了起来,没过一会,这些药材就已经变为了渣渣,是正好可以敷在伤口上的形态。

而自从知道沟渠里的水可能含有寄生孢子后,黄丘部落里就有了常备煮开后的水的习惯,这样可以在关键的时候不用担心没水用,并且煮过的水也会更干净一些。

用木瓢从木桶里舀来一瓢水给古邦冲刷腹部的伤口,然后把石舀里的药材渣沫抠出来均匀的涂抹在古邦的伤口上,这伤势也就算是被控制住了。

“你这段时间就不要再干活了,好好休息,以免再把伤口给崩开了。”沈农收手说道。

“巫,那那个食人部落怎么办?有他们在我们就没办法用短的距离铺设肠管。”古邦忍不住问道。

“没事,再等几天,等第二区落成,我们再带人去对付那群野蛮人。”沈农淡然说道。

反正输水工程要着急的也不是黄丘部落,不管等上多久,对黄丘部落来说都没有什么损失,反观眼下对于沈农来说更重要的是赶紧把第二区给建设完成,看看成效到底如何。

“巫,这是我这次外出画的地图,是花田部落附近的地形,你看看。”撼天奴从背后背着的木筒中拿出一份兽皮递给沈农说道。

“哦好的,大家都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吧,你们今天就先不用带队了,明天再带。”沈农接过兽皮图说道。

撼天奴绘画的水平还是不错的,他的画很干净很容易识别,不会像有些人一样画的歪歪扭扭,除了本人以外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看的清楚。

以前撼天奴画山是用U倒过来的形状来表示,画树则是用8这个形状来表示,看的沈农非常头疼。

于是乎后来沈农就教导撼天奴在画山的时候,就用一个个没有横的三角形衔接在一起画,用以表示这是山脉,而画树则用一上一下的两个三角形加以一条束线凑在一起组成。

湖和水源这类的地方就画一个圆圈,然后在圆圈里面加波浪线表示,绿草地和草原这样的植被茂密区域就画大量的Y。

这样一来基本上任何地形,撼天奴都可以用沈农规定的构图元素给画出来了,倒也让沈农能更好做辨认。

“这食人部落还真是个危害,我黄丘部落输水工程体系区域内存在着这种部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隐患,等第二区的问题搞好之后,必须得让人过去把这个部落给铲除了才行。”沈农看着兽皮图说道。

“另外,赤还说到了这个部落的族人们是坐着黑狼追上他们的,也就是说这个食人部落和我之前在断岩山里见到的那些树懒一样,他们都有了要发展坐骑的意识,这倒是给我也提了个醒,坐骑很重要啊。”

对于生活在开阔地方的人,比如祖地在平原上的部落来说,他们的族人想要外出一次都得走上很远的路程,出行非常不便,而这时候如果能有头适合乘坐的坐骑用以代步,那无疑会方便很多。

而因为黄丘部落是处于在森林当中的原因,这里树木密集,灌丛繁多,人自己用脚走路都不怎么方便了,就更不用说再带一头坐骑,所以黄丘部落的族人们一直都没有过要饲养坐骑的念头。

现在是如此,但以后就不一定了,黄丘部落的未来规模肯定是要发展出这片原始森林的,到时候这片森林和白泽都会成为黄丘的后花园,而黄丘部落就得开始面对起森林之外的那些开阔缓平的地貌。

为了日后的方便,坐骑必须得有。

宁德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宁德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宁德治疗宫颈炎方法
宁德治疗宫颈炎费用
宁德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